首页 > 房产>正文
共有产权养老房拓宽了“老有所养”选择
时间:2017-12-28 来源:香港資訊網
众所周知,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,我国的养老基础设施正面临着巨大挑战。2016年底,中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超过2.3亿,占总人口的16.7%,其中约4000万人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失能、失智老人。加上当下家庭呈现的小型化趋势,独生子女无法长期陪伴老人身边的问

香港資訊網:

  众所周知,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,我国的养老基础设施正面临着巨大挑战。2016年底,中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超过2.3亿,占总人口的16.7%,其中约4000万人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失能、失智老人。加上当下家庭呈现的小型化趋势,独生子女无法长期陪伴老人身边的问题确实存在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目前我国养老机构床位总数730万张,据称实际需求为1500万张床位,可数据显示,2014年末全国养老服务机构床位空置率高达48%。

  空置率畸高,显然不能简单归咎于老人和子女的面子问题,更主要的原因在于,当前“千院一面”的养老院模式,并不能满足千万老人的养老个性化需求。比如,有的老人习惯了养狗,可很多养老院都不允许;还比如,有的老人嫌在养老院是跟一堆陌生老头老太太“群居”,很难解决精神上不孤独的需求。

  也正是考虑到养老资源的不充分、不平衡,近年来,很多地方都开展过更个性化的养老模式探索。像此前西宁首次提出“实施租房入院养老”,采取“租金+个人承担+政府兜底”的方式,老人在自愿将本人房产交由政府对外租赁的基础上,把所得收益作为个人入院养老支出的部分资金。但这仍是离家养老。

  而共有产权养老房,则能更好地满足老人们居家养老及其他个性化的需求——这比住养老院更自由,老人也能更随心和舒心。

  非但如此,让房子可继承,也比拿房子做养老服务的质押更能让人接受。同时,此举还能激活有支付能力的家庭通过购买共有产权养老项目,减少养老企业资金投入和缓解公共财政在养老方面的支付压力,最终实现多赢的局面。

  从现代产权理论的视角看,产权中的所有权、使用权、收益权、转让权,具有可分割性,对其使用权、转让权进行限制,能突出产权的专用性,也直接影响产权的价值。

  按照试点方案规定,共有产权养老项目对入住者有严格的限制,必须是60周岁及以上的老人才能居住;对于持有的共有产权份额,可以出租也可以转让,子女也可以继承,但不管是转让还是出租,都必须保证入住的是60岁以上的老人。这样一来,共有产权养老项目就具有了资产的专属性,只服务于老年人,能有效与房地产项目区隔出来,防止地产炒作。